远光 – 滴滴招股书拆解:融资22轮终上市,网约车扭亏为盈_业务

远光 | 滴滴招股书拆解:融资22轮终上市,网约车扭亏为盈_业务
远光 | 滴滴招股书拆解:融资22轮终上市,网约车扭亏为盈 出品 | 搜狐科技 作者 | 尹莉娜 编辑 | 杨锦 上市传闻酝酿了3年有余,6月11日早间,滴滴终于递交招股书,启动赴美IPO。 据招股书显示,滴滴的股票代码为“DIDI”,高盛、摩根士丹利、摩根大通、华兴资本担任承销商。 自成立以来,滴滴已经经历了22轮融资,总融资额近800亿元人民币,是当之无愧的融资能手。 但从业绩上来看,滴滴网约车看似体量庞大,但仅有3.1%的微利;国际化业务仍在亏损,且因疫情存在较大变数;货运、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刚上马,还是“烧钱”机器,盈利遥遥无期。 业绩拆解:亏损仍是主旋律 先来看业绩情况。2018年-2020年,滴滴的营收分别为1353亿元、1548亿元和1417亿元。今年一季度,滴滴的营收为422亿元。 从上述数字中可以看出,过去三年,滴滴的营收增长并不明显,受2020年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影响,整体营收还出现了小幅下降。不过,疫情造成的影响在去年下半年得以缓解。招股书显示,去年下半年,滴滴中国出行业务的交易总额为1216亿元人民币,比上半年增长了80.3%,比2019年下半年增长12.2%。 另外,亏损仍是滴滴的主旋律。三年以来,滴滴净亏损分别为150亿元、97亿元和106亿元,调整后的息税前利润(non-GAAP)为亏损86亿元、28亿元和84亿元。今年一季度,因分拆橙心优选获得91亿元未确认收益及33亿元的投资收益,导致投资收益达到123.6亿元,滴滴扭亏,净利润达到55亿元,调整后为亏损55亿元。 分业务来看,滴滴收入主要来源主要分为三类,分别是中国出行业务(中国网约车、出租车、代驾和顺风车等业务)、国际业务(国际出行和外卖等业务)和其他业务(共享单车和电单车、车服、货运、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)。 2020年,这三类收入分别是1336亿元、23亿元和58亿元,其中,中国出行业务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中国出行业务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94.3%。 在各项支出中,营业成本占据了较大比例,主要为支付给司机的佣金、补贴等。三年间,滴滴的毛利率分别为5.5%、9.8%和11.2%,呈现逐年上升趋势。 而在各项费用中,市场与营销费用占比最高,去年总额达到111.4亿元,占总营收的7.86%。其次是一般及行政费用,约为75.5亿元,占总营收的5.33%。 尽管截至去年年底,滴滴在全球共15914名全职员工,其中研发员工7110名,研发员工占比高达44.7%,但滴滴花在技术及研发的相关费用的比例并不是最高的:去年为63.2亿元,占总营收的4.46%。最后是运营及支持费用47.0亿元,约占营收的3.32%。 运营情况上,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,滴滴已经在全球15个国家、4000余个城市和城镇开展业务。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,其中,滴滴核心平台GTV(指中国出行和国际市场的GTV)达到2442亿元。除社区团购外的全部业务日均单量达到4100万单,年度活跃用户量达到4.93亿,年度活跃司机数量为1500万。 不过,目前的进度对比去年3月滴滴发布的“0188”计划仍有距离。“0188”计划表明,滴滴将在2020-2022年这三年间,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、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%、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。 更令人担忧的是,在滴滴的“主战场”中国市场上,订单数量呈现出了逐年下降的趋势,客单价也未有明显提升。 滴滴在中国市场上的订单数量从2018年的87.9亿单下降到2019年的86.7亿单再到77.5亿单。不过,这种趋势也有业务调整和大环境的因素。2019年,滴滴下线了顺风车业务,2020年新冠疫情下,人们出门频率降低,滴滴也暂停了跨城订单和拼车等业务。客单价上,三年间分别为23.3元,23.3元和24.4元。 不过,滴滴在中国出行市场上实现了盈利:2019年实现调整的息税前利润38.4亿元人民币,2020年39.6亿元人民币,2021年一季度36.2亿元人民币。 抽佣迷局:网约车利润率仅3.1% 2018年顺风车事件发生后,外界对于滴滴的讨论甚嚣尘上,除了安全措施不足外,对于滴滴盈利问题的质疑最为尖锐。 就在大家以为滴滴赚得“盆满钵满”时,有媒体爆料称滴滴在“2018年全年亏损达到109亿元,司机补贴达到113亿元”、“创业6年合计亏损已超400亿元”。 进入2020年,关于滴滴高抽佣率的讨论热度居高不下,有司机称部分订单的抽佣比例甚至达到30%以上。对此,滴滴发表声明称:这类“极端抽成订单”的比例在去年是2.7%,现在已经降低到0.03%,下一步会让这个数字继续下降直至完全杜绝。如今,滴滴已经上线透明账单功能,司机可查看近7日订单的资金流向。 其实,关于网约车业务的抽佣情况,从招股书中可以窥见一二。 先看整体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,来自全球的司机在滴滴平台上的收入超过6000亿元。 中国市场上,2020年全年的网约车业务中,司机获得的收益和激励总额达到1174亿元。 在招股书中,滴滴详细列出了2020年滴滴在中国出行市场上的财务状况。 去年,滴滴在国内出行市场总交易额为1890亿元,其中来自网约车业务(不包括出租车、专车、顺风车等)的交易额为1486亿元。 除去花在消费者补贴、道路通行费等方面的费用,滴滴总收入为1336亿元。其中,1105亿元被用作司机收益,占收入的82%;69亿元被用作司机激励,占收入的5.2%,两者合计占滴滴总收入的87.9%,约占网约车总交易额的79%,与滴滴此前公布的抽成情况一致。 此前在5月7日,滴滴网约车发布关于“抽成”的说明称,2020年,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79.1%。剩下20.9%中,10.9%为乘客补贴优惠,6.9%为企业经营成本(技术研发、服务器、安全保障、客服、人力、线下运营等)及纳税和支付手续费等,3.1%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。 总体来看,剔除司机收益和司乘补贴等,滴滴在网约车业务上可获得162亿元进账,除去122亿元的运营费用,滴滴在网约车业务上的息税摊销前利润达到40亿元,利润率约为3.1%。 滴滴不愿只是网约车 营收增长缓慢,国内网约车微利,让滴滴不得不寻找下一个增长点。 2018年,滴滴开始了国际化扩张,试图将在中国市场上的经验复制到全球,并首批进入巴西、墨西哥、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家。招股书数据显示,目前滴滴已经在全球15个国家展开业务。 但在中国本土网约车仅是微利的情况,国际化业务做到盈利的难度可想而知,尤其是在国外新冠疫情仍存在较大变数的背景下。从2018年开始到今年一季度,滴滴在国际业务上的亏损已累计超过100亿元。 但一个问题是,共享单车和电单车、车服、货运、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一系列新业务在去年仅为滴滴带来57.6亿元的收入,但同时却带来了超过88亿元的亏损,是网约车利润的2倍有余。 到了今年,亏损更是进一步扩大。今年一季度,仅单季度的新业务亏损就达到了80.8亿元。2018年到2021年一季度,滴滴在新业务的亏损已经合计超过260亿元。 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新业务都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独立分拆和融资。 去年,青桔启动A轮融资,软银和部分其他投资者投资1.34亿美元、滴滴投资7.5亿美元;今年年初,青桔再次启动B轮融资,其中外部投资者出资1.66亿美元,滴滴认购了3亿美元股权融资份额和1亿美元可转换票据。目前青桔估值19亿美元,滴滴持有88.3%; 今年一季度,滴滴货运A轮融资获得15亿美元,最新估值为28亿美元,目前滴滴持股57.6%; 滴滴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完成了15亿美元A轮融资,估值已经达到34亿美元,滴滴持股比例在70.4%。 橙心优选在今年3月进行了A1和A2轮融资,其中,A1轮软银愿景基金注资9亿美元、其余部分外部投资者注资1亿美元;A2轮由管理层注资约2亿美元,融资完成后滴滴所占权益降至32.8%,不再并表。不过,A2轮中橙心优选向滴滴发行了30亿美元的可转债,滴滴有权在可转债到期日前将债券转换为股票,并重新成为橙心优选控股股东。 尽管这些新业务都处在亏损之中,但从募资用途上不难看出滴滴对国际化和新业务的重视程度:30%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;30%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、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;剩下的约20%将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。 如今,滴滴上市进程已经开启,但等待这些新业务成长为网约车之外下一个“王牌”,还需要更多时间。 (搜狐科技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)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